札幌申办2030年冬奥会「侃天下时隔50年日本札幌欲再度申办冬奥会助力腾飞」 齐鲁晚报·齐鲁壹点记者 赵世峰 […]

-札幌申办2030年冬奥会「侃天下时隔50年日本札幌欲再度申办冬奥会助力腾飞」

札幌申办2030年冬奥会「侃天下时隔50年日本札幌欲再度申办冬奥会助力腾飞」

齐鲁晚报·齐鲁壹点记者 赵世峰

2月3日,日本迎来札幌冬奥会开幕50周年纪念日,北海道札幌市中心大通公园设置的奥运五环标志亮相。1972年的札幌冬奥会是亚洲城市首次举办的冬奥会,札幌20日举行研讨会,力争2030年再次举办冬奥会和冬残奥会。

东京奥运会金牌得主阿部诗(左)和山本优20日出席札幌市申办2030年冬奥会的研讨会。

5个城市竞争,札幌是热门

2月6日,在北京冬奥会跳台滑雪男子个人标准台比赛中,日本选手小林陵侑夺冠,这是日本代表团在本届冬奥会上的首枚金牌。值得一提的是,日本运动员在该项目中首次夺金就是在1972年的札幌冬奥会上。早在2020年1月30日,札幌便成为第一个正式申办2030年冬奥会的城市,日本奥委会批准了札幌的候选文件。

目前,国际奥委会已经确定2026年冬奥会将在意大利的米兰和科尔蒂纳丹佩佐举办,澳大利亚布里斯班将举办2032年夏季奥运会,但2030年冬奥会的举办地还没有敲定。2019年,国际奥委会修改了甄选举办地的机制,取消普通成员对候选国的投票,新模式由国际奥委会成立“奥运会举办地委员会”,与有意申办的候选城市展开对话。

目前,全球5个国家的城市有意申办2030年冬奥会。除了日本札幌,还有美国的盐湖城、加拿大的温哥华、西班牙的比利牛斯和巴塞罗那以及乌克兰西部城市利沃夫等。

美国犹他州盐湖城举办过2002年冬奥会。盐湖城申办委员会预计,2030年冬奥会和冬残奥会将需要22亿美元的预算。据悉,盐湖城已经为2030年或2034年的冬奥会确保了1.3万间酒店客房,并与比赛场地达成了临时协议。由于洛杉矶将在2028年举办夏季奥运会,这或许是盐湖城申奥的“不利因素”。目前,盐湖城尚未决定是申办2030年还是2034年冬奥会。

加拿大奥委会正在探索以温哥华和惠斯勒为中心的申办方案,西班牙的巴塞罗那-比利牛斯地区申办方案也在进行中。据共同社报道,多名相关人士预计,国际奥委会将在今年夏季至冬季期间决定2030年冬奥会的候选城市,日本札幌被视为大热门。

分析认为,在有意申办的城市中,温哥华刚在2010年举办过冬奥会,盐湖城是2002年的举办城市,当地市民对冬奥会的兴趣不大,民意支持率不高,最后很有可能放弃。而举办过夏季奥运会的巴塞罗那的市民,也一直反对再承办奥运会。乌克兰利沃夫曾参与申办过2022年冬奥会,后因政治与安全危机未得到解决而退出,以目前局势来看仍不乐观。综合来看,札幌是最有可能的举办地。而且,去年举办的东京奥运会马拉松比赛就设在札幌。

2月3日,为迎接札幌冬奥会开幕式50周年,大通公园设置了五环标志。

1972年冬奥会助力札幌腾飞

1972年2月3日至13日,日本北海道首府札幌举办了第11届冬奥会,这是冬奥会第一次在欧洲和美国以外的地区举办。1964年成功举办东京夏季奥运会之后,整个日本都尝到了“奥运景气”带来的甜头:经济飞速增长,国民信心大振,全国上下都热切期待举办冬奥会。

作为日本最北端北海道的政治、经济和文化中心,札幌1922年设市,曾是一个苦寒之地。“札幌”的名字就来自于土著阿伊努人的语言,意为“干涸的大河”。札幌每年降雪量超过5米,最低气温低于-20℃。札幌冰雪节与加拿大魁北克冬季狂欢节、挪威奥斯陆滑雪节以及中国哈尔滨国际冰雪节齐名。

20世纪60年代,日本经济快速增长,北海道各地的人们都来到首府札幌,到1970年札幌人口已超过100万。快速的城市化以及频繁的降雪天气等因素,使札幌的道路交通面临严重问题,迫切需要基础设施升级。冬奥会为札幌及周边城市发展升级提供了一个绝佳的契机。

作为冬奥会筹备工作的一部分,1967年至1971年间,札幌修建了第一条地铁线、地下商业中心、绕城高速公路,联合民间资本创建了北海道供热公司,建设了北海道地区第一个集中供暖系统。机场、火车站也进行了扩建,城市面貌焕然一新,为日后成为日本最重要的现代化都市之一奠定了基础。

冬奥会后,每年冬季都会有世界各地的冰雪爱好者蜂拥而至,使札幌一举成为世界著名的旅游城市。三菱汽车为了开拓北美市场,甚至将旗下一款新车命名为“Sapporo”(札幌)。

札幌冬奥会有35个国家和地区参赛,运动员超过1000人。在70米跳台滑雪项目比赛中,日本运动员包揽了金、银、铜牌,日本代表团由此拿到了本国冬奥会历史上的首枚金牌。在北京冬奥会之前,日本运动员共在冬奥会上获得14枚金牌、22枚银牌和22枚铜牌,其中超过半数获奖牌选手来自北海道。

成功获得冬奥会主办权后,札幌市政府将滑雪课列为小学必修课程。从那时起,札幌市民几乎人人都会滑雪。当年奥运火炬传递到日本本土后,主办方组织了1.5万名青少年参与火炬传递。在开幕式上,一位名叫高田秀喜的学生点燃了冬奥会主火炬。

冬奥会后,札幌还举办了1991年世界大学生冬季运动会和2007年北欧滑雪世锦赛等大型赛事。至今,为札幌冬奥会速滑、花样滑冰、冰球、跳台滑雪等项目建造的设施仍在被广泛使用。

札幌市体育局申办推进部协调课长北川雄次郎日前表示:“1972年札幌人口约100万,现在已经增加到约200万。札幌市这50年的发展,就是以冬奥会为重要契机开始的。”

即便已经过去了数十年,上了一定岁数的札幌人至今仍对1972年冬奥会记忆犹新。据共同社报道,在札幌大通公园散步的市民山本史子说,札幌冬奥会时自己在小学课堂上观看了比赛,“50年前的那天也是这样晴朗的天空,时间过得真快啊!”

札幌奥林匹克博物馆前的五环标志。

再申办要过民意和经济关

东京奥组委主席桥本圣子近日在接受日本广播协会(NHK)采访时表示,要努力在札幌再举办一次冬奥会。她表示,已经与国际奥委会多名委员进行沟通,得到了切实的建议和支持。

但札幌也面临着民意和经济关。在经历东京奥运会之后,日本民间对奥运的态度比较复杂。以复兴为目标的2020东京奥运会被新冠疫情打乱计划,日本奥委会主席、国际奥委会委员山下泰裕对身边人表示:“想要在札幌为东京‘雪耻’。”但据日本《朝日新闻》报道,目前札幌市民对申奥没有表现出全然欢迎的态度,褒贬不一。

在东京成功申办2020年夏季奥运会之后,札幌于2014年以“城市重建”为由提出申办冬奥会的想法,并展开了申办2026年冬奥会的相关工作。然而,由于2018年北海道胆振东部突发6.7级地震,申办工作被迫推迟。

民调显示,对于日本民众而言,财政负担是主要担忧之一。在一些市民看来,与其斥资申奥,不如把钱用在公共社会福利上。此前,1998年日本长野冬奥会和2020东京奥运会后,有些场馆设施未得到充分利用,成了“负面遗产”。对于札幌,也有很多担忧维护费用的意见。

据共同社报道,东京奥运会新建的6处设施中,全年有望盈利的只有可用于举办音乐会等娱乐活动的有明竞技场,其余5个设施总计亏损约11亿日元。其中,东京水上运动中心亏损最大,预计达6.38亿日元。

1998年长野冬奥会雪橇赛场“Spiral”花了101亿日元建设费用,2018年起停止制冰,到那时为止的维护费用每年达2.2亿日元,其中1亿日元来自日本中央政府补贴,其余由长野市负担。而日本国内从事这一项目的只有大约150人,每年收益仅700万日元。

为打消民众的顾虑,札幌市在制订申奥计划时对经费一减再减。去年11月29日,札幌市政府公布了申办计划修改方案,拟不新建比赛场馆,并把改建限制在最低程度,将成本削减900亿日元,总费用降至2800亿至3000亿日元(约合154.2亿至165.2亿元人民币)。据共同社报道,2016年估算的举办经费为4537亿日元(约合250亿元人民币),到2019年降至3100亿至3700亿日元,其中2000亿至2200亿日元的运营费计划通过门票收入等方式来筹措。

2014年以1万名札幌市民为对象的问卷调查显示,受访者最关心举办费用和维护费,占比49%。2019年当地开展的对话活动中,也有人提出“财政负担会增大”的担忧。札幌市官员表示:“经历东京奥运会后,市民对奥运更熟悉了,要寻找不会造成更多财政负担的办法。”

札幌的计划中也存在前景不明的部分。去年,札幌和长野就雪橇比赛利用“Spiral”场地达成协议,但长野市原则上不支付设备重启和改建费用。札幌市考虑求助日本中央政府,但尚未展开具体磋商。一位札幌市议员表示,“根据今后的协商情况,市政府的负担有可能大大增加”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